ε(●’-')†(’-'●)β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70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逆轉裁判經典台詞XD!(自己喜愛的<?)】

【Ⅰ】




(基本上認為一代的經典台詞真少‥‥(默))



*↓系鋸真是可愛XD!



【系鋸:你,上次案子的殺人犯!】



【真宵:啊-!你,是上次案子犯了大錯的刑警!】



【系鋸:御劍檢察官現在鬱悶的像換了個人似的,都是你們害的!】



【真宵:都怪你搜查馬虎、粗心大意,才會有現在這樣的結果!】



*↓老師你開玩笑開過頭了‥‥



【千尋:成步堂君,你的委託人,現在已經瀕臨死亡。】



【千尋:所以我有一種他正在成為"同伴"的感覺。】



*↓哎呀哎呀‥‥XD



【九太:哎?說給大叔你,還有那邊那個了不起似的鬍子大爺聽嗎?】



【御劍:叫我"大哥"。】



【審判長:叫我"鬍子大叔"。】



*↓說謊是不好的行為唷!(不過成步堂你扯遠了XD!)



【成步堂:少年人也好,檢察官也好,說謊就是不行!】



【御劍:這裡面有"檢察官"什麼事……。】    
<你捏造很多假證據阿XD!



*↓根本就是同等生物(大笑



【御劍:你還沒明白。】



【御劍:他才是真正的"無論什麼"都幹。……是個可怕的人物。】



【成步堂:(這個捏造證據的男人,再說些什麼嘛……)】







【星影:"青春的日子啊……是青檸檬的芳香……"。】  
<星影老師的經典阿XD!(爆



【大將軍:受死吧!惡大官!】  
<咦?哪裡經典?我絕得很經典阿XD!(被巴



【成步堂:"這件壞事的背後果然是矢張"】  
<其實這不只成步堂說過的說‥‥(默







Ⅱ】




(增加了增加了XDD!!(小冥說話頗好笑XD!))




*↓女人的戰爭好可怕--



【狩魔 冥:我是從13歲開始、5年無敗的天才哦。】



【狩魔 冥:全世界都在關注、我在這個國家的初次勝利!】



【千尋:這個嘛……。真是可悲啊。】



【狩魔 冥:……哼。真是天真的大姐。】



【成步堂:(嗚嗚……女人的戰爭、好恐怖……)】



*↓審判長好可憐XD!



【長閑:看吧!犯傻了吧、豬頭!】



【長閑:越急你就越錯!】



【審判長:……啊、好了好了、證人。年輕女性怎麼能……】



【長閑:什麼啊!一把年紀了、腦袋還跟個木魚似的!】



【審判長:對、對不起!】



*↓人死了的確不會變星星



【托米:人、死了是不可能變成星星的。】



【托米:就連落伍的小丑、也不會相信這種話的。】



*↓可憐的小丑XD!



【狩魔 冥:請目擊了整個案件的可憐的小丑、托米出庭!】



【成步堂:(為什麼是"可憐"的小丑……?)】



*↓往死裡笑很痛苦吧XD"



【狩魔 冥:我可沒說是我、我會叫手下的刑事來往死裡笑的。】



【成步堂:(苦命的系鋸刑事……)】



*↓請大家記得馬克斯的三大標誌唷!!



【真宵:好了、大家一起來!】



【眾人:"禮帽!披風!……白玫瑰!"】



*↓小冥非常會罵"白痴",還很有水準XD!



【狩魔 冥:為了白痴而裝瘋賣傻的白痴的可悲。】



【狩魔 冥:白痴說了個蠢到極點的天大笑話。】



【狩魔 冥:白痴……開始做他的白日夢……。】



【狩魔 冥:唉,一個白痴興致勃勃地聽著另一個白痴的白痴見解……。】



【狩魔 冥:……穿著白痴衣服案白痴相稱的白痴般的理解錯誤。】



【狩魔 冥:白痴聽了白痴的話為了白痴而發痴顛……】



【狩魔 冥:……你就不能調整一下你這白痴的白痴度嗎……】



【利路:審判審判~心慌慌~有罪無罪~真有趣~……!】






【Ⅲ】




(戈德你真的是太搞笑了XDD!!)




*↓這一串對話我看了真的是猛笑…審判長拿他沒輒阿XD!



【戈德:哪個檢察官第一次上庭前輸過官司啦?……】



【審判長:你這新人說話挺囂張啊。】



【戈德:哪個大人物最初不是從新人開始的?……】



【審判長:可是!在囂張也不能在法庭裡戴面具啊……】



【戈德:哼……你不知道嗎?審判長……】



【戈德:每個人其實心裡……都是戴著面具的……】



*↓因為戴面具才有這樣的結論嗎XD!



【審判長:嗯……假面★馬斯克。他的真實身分是……】



【審判長:戈德檢察官!是你!是吧?……】



*↓再法庭上竟然可以隨便喝咖啡XD



【審判長:喂喂喂、喂!現在正在審理案件呢、戈德檢察官!】



【戈德:……色溶如夜、味苦還香、嗯、這就是咖啡……】



【戈德:本人會隨心所欲做想做的事。……你們也不要客氣。】



【審判長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這、算了。】



【成步堂:(……這都能算!)】



*↓白痴都看得出來吧<喂



【哀牙:……嗯!完美的推理可以幫我看清真相。】



【哀牙:你們就是審判長和……檢察官吧。……而且是喜歡喝咖啡的檢察官!……我沒說錯吧?】



【審判長:這個……是沒錯。】



【戈德:哼……!你挺厲害嘛。第一次見面……就看穿本人的身份了。】



*↓從哀牙開始就很智障……<還都說的對勒XD



【哀牙:你……再小學的時候、你的同學錄上常常被人這麼寫。】



【哀牙:『說話慌慌張張、馬馬虎虎』……沒有錯吧?】



【成步堂:……讀小學的時候、別人在你的同學錄裡經常這麼寫、】



【成步堂:『雖然拼命掙扎、卻老是沒有成果』……是不是啊?】



【千尋:審判長。你在讀小學的時候、別人在你的同學錄肯定是這麼寫的、】



【千尋:『耳朵有點背、老是聽錯別人的話』……是不是啊?】



*↓原來他會落榜‥



【矢張:成步堂!那傢伙……他落了!】



【御劍:……他落榜、又不是現在才開始的事了。】



*↓一開頭就是一頓臭罵(?)



【御劍:無所謂了、你在這裡屁顛屁顛的幹嘛?】



【系鋸:哦~~~!……突然就被劈頭蓋臉臭罵的說!】



*↓真是單純……



【御劍:總之……因為我剛回國、還不大清楚狀況……】



【系鋸:案件很單純的說!】



【御劍:……被單純的你這麼一斷言、就會覺得渾身冰涼。】



【系鋸:嗚嗚~~……如針刺般的諷刺。真的好懷念的說!】



*↓御劍給系鋸指證律師徽章XD



【系鋸:啊!御劍檢控官你胸前怎麼會戴著這個的說?】



【御劍:……值得這麼大驚小怪的嗎?】



【系鋸:那是當然!檢控官佩帶律師徽章……就像是刑警拿著殺手許可證一樣的說。】



【御劍:(這玩意、看起來……有這麼不吉利的嗎?)】



*↓御劍給系鋸指證勾玉XD



【御劍:你大概見過這東西吧……?】



【系鋸:哦。感謝的說。剛好肚子餓了的說。……啊嗚。】



【御劍:你你、你幹什麼!刑警!】



【系鋸:呀啊~!……還以為是有助消化的糖的說。最近、總是覺得肚子餓的說。】



【御劍:唔……薪水是不是扣的太多了……?】



*↓御劍給系鋸指證成步堂XD



【系鋸:只要一有案件發生、必定會莫名其妙的出現的說。……有時、自己也會這麼想的說。】



【系鋸:『其實、也許所有案件的元兇、就是這傢伙』……!】



【御劍:(這都被你發現了啊……不過這句話其實也很適合拿來形容你自己)】



*↓御劍給系鋸指證矢張XD



【系鋸:聽說、是天流齋 繪里守老師的高徒的說。】



【御劍:……是嗎?】



【系鋸:還給自己畫了張肖像畫的說。】



【御劍:……太好了。】



【系鋸:不過。卻收了50元的說。】



【御劍:……真可憐。】



【系鋸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好像很不在意的樣子的說、御劍檢察官。】



【御劍:……我不想談有關這個人的事。】



*↓夏天很厲害的比基尼老婆婆XD



【御劍:我們找……"比基尼老婆婆"……?】



毗忌尼:啊。那就是老婆婆我啊。】



【御劍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看上去……似乎和比基尼沒什麼聯繫啊。】



毗忌尼:阿啦阿啦。老婆婆我呢、在夏天可厲害了。】



*↓魔法使阿哈哈XD



【系鋸:……啊、對了!有件只能在這兒說的事的說。】



【御劍:嗯。……什麼事?】



【系鋸:這可是機密。不能跟任何人講的說。】



【御劍:……我知道了。】



【系鋸:其實……自己以前……想當一名魔法使的說。】



【御劍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】



【系鋸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】



【御劍:………………講完了?】



【系鋸:講完了的說。】



*↓小時後的御劍真可愛XD(調查萬國旗)



【御劍:……什麼啊?這寒酸的裝飾是……?】



【矢張:你回想一下、唸小學的時候《快樂會》上。】



【矢張:全班同學一塊兒把它裝點得漂漂亮亮的。】



【御劍:唔、唔………】



【矢張:啊。這麼說來、你對這東西很不在行的啦。】



【系鋸:哎?是嗎?】



【矢張:這傢伙笨手笨腳的。連個紙鶴都折不好。大家都去鼓勵他、他嘴上還氣嘟嘟的。】



【系鋸:哎~~、不為人知的一面】



【御劍:你閉嘴!……當時那種恥辱感、我一世都忘不了……】



【御劍:想要紙鶴的話!現在我就折5米大的大傢伙給你看!】



【矢張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說、御劍~。5米大的紙鶴、那可是相當大的傢伙哦。】



【系鋸:是相當大的傢伙的說、御劍檢控官。】



【御劍:(所、所以說……老朋友是最棘手的……)】



*↓寫信都不會寫的笨矢張XD



【御劍:而且、這是什麼!你在這信上寫的《全略》是什麼意思?】



【矢張:……因、因為、一本叫《信的寫法》的書上、說是『這樣寫』的啦……】



【御劍:那是《前略》!全部都省略的話、那你還寫個什麼勁兒啊!】



*↓滾出去吧XD!



【審判員:看上去、似乎不是比基尼啊……?】



【狩魔:……法庭、乃神聖的審判之庭……心術不正之輩、馬上給我出去!】



【審判員:叫叫、叫我出去嗎!】



*↓真好奇矢張的畫阿XD



【狩魔:他似乎、在一心一意地畫著素描。】



【審判員:……畫被告的素描應該是被禁止的……】



【狩魔:是個長著張魔鬼一樣的臉、揮舞的皮鞭的、恐怖的女人的畫。】



【審判員:…………………這個嘛、怎麼看不都是你嗎……嗚哇!】



【狩魔:……白痴似乎正在說符合白痴身份的白痴話……】



*↓會胃穿孔的唷(?)



【戈德:本人是在今天早上、聽到這位証人的"自白"的……】



【戈德:當時、本人剛喝乾了第8杯早餐咖啡……】



【審判長:……你的胃、會穿孔的。】



*↓小冥的白痴精選集(遭鞭打)



【狩魔:白痴的想像力因為已經成了白痴才不覺得白痴……】



【狩魔:白痴的把別人當白痴、以白痴為中心的白痴想法……】



【狩魔:看來還有比辯護席上的白痴還白痴的白痴啊……】



【狩魔:因為白痴而原諒白痴的白痴、是比這白痴還白痴的白痴……】



【狩魔:沒、沒頭腦的白痴、似乎比有頭腦的白痴更白痴。】







【狩魔:像我生氣起來也是能把一兩個大男人弄哭的!】



【戈德:自己做不好的事……就不要問別人。這就是……本人的原則。】



【戈德:俗話說、每個人的肚子都有個"盤子"。我做的料理……你的盤子能裝得下嗎……】



【戈德:……你也是成年人了,自己的屁股應該自己去擦。】



【神乃木:哎呀……最近的天使還真夠早熟的。】



【千奈美:真不像話。你……白痴啊?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